拜仁、多特蒙德的球员架构折射出德甲现状——革新需向国外求才

有不少球迷指出拜仁慕尼黑有组建成“德国国家队”的意向,而拜仁也是德国大部分本土球员的理想去处。2012-13年赛季,拜仁主力阵容一度出现8位德国国脚,包括拉姆、施瑞因斯泰格、诺伊尔、博阿滕、穆勒等。他们当中有不少出产自德甲的竞争对手,而且拜仁借此拿下欧冠冠军,使得他们在德国足坛的支配力量无人能及。

然而,安切洛蒂接替瓜迪奥拉之后,球队开始面临“老龄化”的问题,随后开始网罗一群本土的潜力股,例如中卫聚勒、中场格雷茨卡、格纳布里等。

但是,拜仁始终很依赖某些强大外援来提升球队实力上限,例如巅峰时期的两翼罗本和里贝里,加上德国国内年轻的中卫人才稀缺,这两个关键位置仅靠格纳布里和聚勒,很难撑起大局。因此,拜仁才把引援的主战场设定在国外。而其中拜仁倚重格纳布里、加拿大新秀戴维斯和科曼,如果切尔西的奥多伊(Callum Hudson-Odoi)一如传闻来投,则边锋位置已经补齐。拜仁的防线引援,成为最关键。

博阿滕的状态急剧下滑,而且拜仁有意要扶植基米希成为另一个拉姆(兼任防守中场),故此拜仁的引援工作目标,重点在后场建设。帕瓦尔和卢卡斯·埃尔南德斯作为法国队在世界杯夺冠的功臣,既能踢左右两边,也具备适应三后卫阵型的属性(可移入中路充当中卫),可以释放基米希和阿拉巴的防守压力从而大胆地上前助攻。两人可谓是拜仁对症下药所作的收购,从其战术用途层面思考,足以理解为何赛季未结束拜仁就急于签约。

在这个年代,中卫是最值得花钱的位置之一,尤其是后场不停地切换三、四、五后卫阵型的球队,在可以投入更多进攻球员之余,又能够兼顾防守。卢卡斯·埃尔南德斯的个人防守能力,和帕瓦尔的意识,都有目共睹。这些核心战斗力,恰巧是目前德国球员所欠缺,只可以从德国国外进行填补。

拜仁慕尼黑不像皇马、巴萨和多支英超豪强,年年都能在转会市场上拥有超巨大金额的转会经费(虽然也花得不少)。但每当有重磅收购,总是来得更为实际、可靠。我们今年夏天不妨再次看看拜仁高层的引援眼光,能否如往常锐利。

至于多特蒙德,财力和吸引力虽不如拜仁慕尼黑,但引援方针和眼光同样明确、独到。主帅法夫尔上任以来,安排魏格尔改踢中卫、格策担任箭头,战术布置很有一手。

但是,如果这条中轴线没有中场维特塞尔和中卫阿坎吉担当优质“座垫”,进攻自由人罗伊斯就不能尽情发挥,更谈不上与拜仁角逐德甲。两名外援的身价加起来,花费低于5000万欧元。从此可见,多特蒙德球探系统在评估球员实力,及经营国外经纪人脉络关系方面,值得其他球会借鉴。

即使多特蒙德擅长挖掘国外新秀,却有一点常被人诟病,那就是与拜仁相比,他们很难留得住有实力的球员,对阵容的稳定性大有影响。

但是,在谈论多特蒙德的经营方针前,不可忘记一个大前提:出售球员占球队收入的最大部分。

多特蒙德的营业额从2016-17赛季的3.33亿欧元跌至2017-18赛季的3.17亿欧元,但出售球员的收入却从4580万欧元升上至1.15亿欧元,转会费是多特蒙德的重要收入来源。(如普利西奇从青年梯队逐步爬升至一队,来季转投切尔西,估计转会费超过5700万镑。)

因此,多特蒙德不介意成为这些新秀前往英超Big6或皇马、巴萨、拜仁、尤文的跳板,甚至以此为一大卖点。体育总监Michael Zorc曾说过:多特蒙德是能够向21岁或以下新星提供出战欧冠机会的最佳舞台,这一条件是大部分阵容豪华的球队所欠缺的。近年来,多特蒙德开始向英格兰新星招手,成功的例子有从曼城前来的桑乔,他们具备实力,却在英超球队欠缺上阵机会。

另一方面,Michael Zorc本人也坦诚:这些年来,英格兰在青训方面比德国更为出色,使得他们不得不把目光暂时转移至英格兰。

两大德甲雄狮的经营战争,可能比起场内的比赛争夺更具观赏性,或多或少反映目前德国优秀青年球员的储备,不足以承接球队的组建需求,同时也是德甲联赛现状的映射:人才来源逐渐从国内自给自足发展至不得不转移至国外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dgdxs.com/,多特蒙德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