辽大学生讲述风波实况:深夜被叫起隔离(附图)

22日下午6时左右,辽宁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一大三男生———张某被市传染病医院紧急接走,有传言说:“他可能得了非典。”

因为一部分大四学生已经离校,十二舍已经空了很多寝室,其他的同学也已经进入了梦乡。12点30分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划破了黑夜的寂静,“咚、咚”的敲门声接连响起,“快开门,我是你们的老师!赶快收拾东西,到系里开会,准备搬走。”被吵醒的同学仍旧迷迷糊糊,但老师接下来的一席话让他们顿时睡意全无:“十九舍的一位同学得了重症肺炎,和他住同一楼层的一些同学需要隔离,就住我们十二舍。”

他们听了有点懵,一反应快的脱口问道:“老师,是非典吗?”“还不清楚,医院已经来人把那个同学接走了,你们快,抓紧时间,收拾东西。”听罢他们不再多说,翻身起来,穿衣、卷被、装好用具,集合待命。

整个十二舍,灯火通明,同学们屏着呼吸,不约而同担心起那位重症同学,更惟恐“恶魔”非典悄然来临。

2点45分,刘心所在的寝室最后一批离开,女生们被临时安排到了一舍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dgdxs.com/,多特蒙德而男生则因为学校实在没有多出来的床位,只好被安置在教学楼。刘心背着行李用具,和其他室友们向哲经楼走去,大家都默默无语。大约走出200米的距离,他回头看了一眼十二舍。他发现,在宿舍旁的路上,一队人排着非常整齐的队伍向十二舍走去,没拿东西,悄无声息。刘心知道,这些就是要被隔离的同学了,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表,时间是凌晨2点45分。

信息学院的大三学生李言被分到了十二舍某寝室。由于学校老师不让他们带上自己的东西,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份学校发给他们的被褥枕头,八人间的寝室里此时只有他自己。学校给他们每个人单独安排一个寝室。老师告诉他们,先隔离72小时,之后看情况再做决定。

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,李言觉得有些紧张。他知道与自己同住在十九舍二楼西侧的张某似乎得了重症,听说已经被市传染病医院接走了,他不知道是不是非典,他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危险,他几乎一夜无眠。

李言吃着学校送来的盒饭,他刚给还住在十九舍的同学去过电话,得知十九舍也已被封楼隔离。其他宿舍楼的同学虽然可以出楼,但绝不允许离开学校。本来今天还有好几节课的李言,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事可做了。冷静一会儿,原本紧张的他慢慢放松了许多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好,无须担心。

辽宁大学医院的医护人员刚刚取走了各宿舍楼的体温检测结果,学校要求从今天开始,住校师生每人每天早晚各检查一次体温。体温计,学校早在4月份时就发给了各寝室。

十五舍的一个大二女生说道:“看新闻了,听说张某得的是重症肺炎,跟他住一个楼的都被隔离了,我们还比较自由。只是觉得学校还应该把那个患病同学的照片贴出来,好让不认识他的以及平时可能跟他接触过的人有所准备。”(文/笑尘 何晓鹏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